0-0-no
0-0-no
阅读小说
【肌肉男的恥辱】
时间:2017-06-14    永久域名: www.9339av.com   
肌肉男的耻辱


字数:42312字


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竟然坐在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无比的壮汉身上,而 这名壮汉却只穿一条紫色的子弹小内裤趴在地上,像狗一样低着头,只见他留着 一头沾满汗珠的平头,发达隆起的背肌上淌满了热汗,两条健壮的手臂艰难地撑 着地面,那两双修长而肌肉发达地健美的大腿跪在地面上,发着不知是恐惧还是 艰苦的颤抖。这个小伙子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雄性的力量,喷发着那一身发达肌肉 的气息。很难想像一名十二岁的少年骑在他的背上,而无丝毫的反抗。少年走了 下来,踢了一脚他的圆润有弹性的屁股,「呜……」男人屈辱地忍受着疼痛,知 道少年的意思是让自己站了起来,便顿时站了起来,那健壮的身材令少年吃了一 惊,散发着凌人的寒光的双眼,高挺的鼻梁,一双喘息着热气而厚实的大嘴,拼 成了一张坚毅棱角分明的俊脸。少年缓缓抚摸着这个如猛虎一样的小伙子,先是 突出性感的喉结,顺势而下,是撩人的锁骨,到了那两块隆起的发达大胸肌,厚 实而有弹性,少年似乎很喜欢捏摸小伙子的胸肌,既性感又有手感,还时不时地 逗弄那两颗点缀在胸肌上的乳头,如同两颗古钱币一般紧紧贴在那两块胸肌上。
少年发现这头牲口最敏感的地方便是乳头,每每逗弄一下,都发现他胯下那 条被阳物撑得紧紧的内裤都会跳动一下,少年便问:「牲口,给我说出你的名字!」
小伙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愿意听这小子的差遣,但又不可抗命,声音 颤抖大喊:「祁连健!」声音低沉而又有磁性,平且浑厚有力,实在是一头极品 野兽。这位少年名叫鸿,是全球五百强兰夜集团董事长的公子,自小喜欢虐待那 些健壮的男人,依靠有钱的背景想方设法来俘获这些男人,各有各的职业,反正 能够使这些小伙子拥有一副傲人身材的职业都有。他们基本是借了鸿少爷的钱或 者被抓住了什么把柄被控制在他的手掌之中。眼前这个祁连健便是一名刑警,因 为家庭的困难,父母得了重病,弟弟又要读大学,借了鸿少爷的百万现金,无法 交还,只能卖色替钱. 刑警生涯练就了他一生的肌肉,无法去破获重案,却在这 里受尽耻辱,早知道死也不借这小子的钱了,可后悔已是莫及。

鸿少爷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身高一米八八,壮硕高大而又英俊的刑警,又开 始抚摸那两条二头肌、三角肌练得圆鼓鼓的手臂,像两条粗壮的木头一般,鸿少 爷又抓又捏,弄得祁连健酸痒袭心,表情异常怪异。忽然,鸿少爷一个拳头狠狠 地捶打在那六块如同刀刻出来一样的腹肌上,「嗷!……——」祁连健痛叫一声, 顿时自己的肚子翻江倒海,吃过的食物差点都要吐出来了。

祁连健忍着剧烈的疼痛,横着眉头瞪了鸿少爷的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 自己。

「畜生!我看你资质不错,就让你荣幸一下,给我跑操场十圈!」鸿少爷一 副蓄谋已久的样子看着祁连健,祁连健不知为什么,便跟着鸿出到了操场。这个 操场是鸿少爷家的操场,鸿少爷独自住在一间超级豪华的大别墅里,游泳池、篮 球场、运动场应有尽有,他虐待男人的事迹其实他父亲并不知道,这间别墅也是 他十岁生日时所要求送给他的。谁也没想到,他父亲便立刻花支千万为他建了这 么一座举世豪华的别墅。

鸿少爷的操场虽然在别墅的花园之内,但是有四公里那么远,他便坐着一辆 小汽车前往,但他命令祁连健必须奔跑而去。当鸿少爷早早到达了运动场之后, 他摆下人肉沙发,即是由三个奴隶所组合而成的一张椅子,鸿少爷舒服地躺在上 边,喝着橙汁等待着祁连健的到来。渐渐,五分钟后,他看见一个高大魁梧,如 同野兽般的身体从远处飞快跑来。

当祁连健到达的时候,竖立的短发上满满的汗珠,一颗颗的汗珠从那黝黑英 俊的脸上滑下,因为奔跑急速,他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热气,而那两块胸肌也被热 汗沾满,并随着祁连健的喘息而有规律地起伏,那条狭小的内裤也变得湿漉漉的, 里面的男人的骄傲更是显现出龟头的轮廓。全身古铜色的肌肤被热汗淌得散发出 诱人的光芒。

「主人,我可以跑了吗?」鸿少爷看着这具热汗淋漓的男性躯体,对自己恭 恭敬敬,油然而生出一种征服的快感。鸿少爷开始了下一步的计划:「当然,不 过,你得背着我跑!」祁连健皱了一下眉毛,一脸诧异地望着鸿,一种不祥的预 感,反正被他缠上,有没有预感都一样。「听到没有!背我!!」鸿少爷破声打 破了祁连健犹豫,拿出一个电击棒,一下子电在那隆起一座小山的紫色内裤上!!
「嗷……啊————」一声裂天的撕心男性惨叫,一股剧烈的巨痛由下体弥 漫了他的全身,祁连健咬紧牙齿,忍住了剧痛,艰难地说:「主人,请,请上!」 祁连健捂住了自己的下体,蹲下身子,鸿冷笑一声,爬上那发达壮硕的身体,感 受着祁连健背脊的热气和力量,只是那一身的汗弄髒了鸿的衣服。

祁连健两腿飞快地迈动,迅速地围着操场跑动起来,鸿趴在他的身上,感受 着他那跑步的顿挫感,还不时地捶捏着祁连健的背肌,既有硬度又有弹性。烈日 当空下,一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二十来岁大汉,只穿着一条遮掩隐私的小内 裤,背着一个十岁的少年在围绕着操场一圈又一圈地跑着。

当跑到第十圈的一半的时候,鸿少爷忽然喊停:「牲口,你给我停下!」然 后一鞭子抽在了祁连健的屁股上,「吼!」祁连健怒吼一声,停了下来,只是自 己的屁股留下了一条深红并渗着血丝的鞭痕。鸿少爷从那宽阔的背上跳了下来, 发现祁连健赤裸的身体上不仅大汗淋漓,腹肌、胸肌、腿上都沾满了污泥。「真 是条肮髒的公狗!」鸿少爷厌恶地保持一定的距离,「把你的裤衩给我脱了!!」
祁连健狠狠地瞪了一眼鸿,两眼几乎都要喷出熊熊烈火,胸膛因为愤怒而更 为剧烈起伏,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最后还是无奈地伸出自己的大手把那条湿 漉漉又肮髒的内裤给扒了下来。

一条黝黑粗长的生殖器伴随着乌黑茂密的阴毛从里面一下弹了出来,已经是 半硬不软的状态,几条青筋如同盘龙一般蔓延到龟头那里,龟头饱满深紫色,如 同一朵大蘑菇,马眼里流出了透明的淫液,顿时散发出尿骚夹杂着腥味的气息。
祁连健感觉自己的生殖器突然脱离了汗流的热度,而进入了空气的冰凉中, 但看见自己的命根子暴露在外人的眼里,不禁被羞辱涨红了脸,两双手紧张得不 知道放到哪里好。

鸿少爷一手握住了这根生殖器,不由惊叹:「好热啊!」鸿少爷用力地握了 握,感受着上面青筋的凹凸,而这个时候,祁连健一阵口干舌燥,发觉摩擦自己 龟头的手竟然给自己带来了一阵阵酥麻的快感,由丹田而起,刺激着自己的全身, 自己的全身软绵绵的无力,这比自己手淫要更舒服!「哦……啊……」一声声轻 微的呻吟从祁连健那张开的口中发出,无比的快感如同闪电般袭击着自己的每一 寸肌肤. 忽然,这种酥麻的快感却突然消失了,低头一看,原来是鸿那双巧手离 开了自己的生殖器,祁连健突然知道自己刚才淫荡的样子多么令人羞耻. 而现在, 祁连健刚才的刺激,阴茎已经完全地勃起,高高挺拔着,茎身三条海绵体更是凹 凸浮现,酱紫色的龟头不断冒出了前列腺液。「啪啪拍……」鸿少爷开始左右拍 打起那条挺立无比的大屌,祁连健的阴茎也随着动作左右拍打在两边的肉体上, 发出了「啪啪!」清脆声响,「呵呵,真好玩。你的屌还在向我打招呼呢!」祁 连健脸顿时涨得更红了,鼻子愤怒地喷发着热气,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去动手 打眼前的鸿,他也知道,鸿自小便学百家武术,自己若要动手,打赢也是两败俱 伤而已!

鸿少爷的抽拍越来越重,每一次的抽打都令祁连健发出了一声的痛叫,当他 停手的时候,那条生殖器也软了下来,并且被抽得红肿!「哼,这么点痛都受不 了,怎么做我的奴隶!!」鸿少爷大骂一声,忽然亮出了一支细小的长针,寒光 一闪,瞬间插入了祁连健厚实的胸肌中!!「啊……疼死我————了~ 」祁连 健痛苦得面容扭曲,牙齿咬得紧紧的,眼睛里挤出了泪水,腹肌和全身的肌肉因 为剧烈的痛苦而紧绷着,更为性感,两双健壮的手用力地捏抓着自己的臀部,以 减轻自己的痛苦。

鸿少爷看着那副痛苦的样子,冷笑着拔出了那支细针,煞那间,一股血泉从 隆起的胸肌喷射出来!!「呼呼、呼、呼……」祁连健疼痛之后,弯下腰来不断 地喘息着热气,右胸的剧烈无比的疼痛还在蔓延,喘息之余,一种恨不得的痛苦 与悲愤涌上心头,「自己难道就这样受他人耻辱吗?自己可是一个堂堂的七尺男 儿,跟他拼了!」祁连健想着,吼叫一声,扑上前去,狠狠地就打出一拳。「祁 连健,死畜生!你要反吗?」鸿少爷侧身一闪,避开了这致命的一拳。「操你他 妈的!

老子忍你够久了!以前不理你,起码你借了钱给我,老子给你做牛做马,你 还这样对我祁连健?你妈的给我去死吧!「祁连健转身猛然一踢,鸿神情严肃, 只是挥左手硬生生地一挡这个大汉的一脚!!」砰「地一声!鸿少爷竟然接住了 这刚劲的一脚,就在祁连健发愣的机会,鸿少爷发现祁连健的档门大开,一个疾 步,就一下地抓住了那条晃悠悠的大屌,然后松开手,疾步而退,笑道:」狗畜 生,难道你现在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祁连健一听,果然,自己的体内就仿佛有一团熊熊的烈火在燃烧,全身发烫 得厉害,生殖器也越来越热,并瞬间勃起,暴突出一根根的青色血管,「好,好 烫,好烫啊!」祁连健感觉自己的每寸肌肤都在烈火中燃烧,自己的屌越来越硬 了!「啊……好难受啊!!」祁连健被这种性欲的渴望痛苦得仰天大叫。「哼哼, 刚才那一针可是有我特地从外国进口的特效春药,进入血管之后,能让你的性欲 急速上升,达到巅峰状态!」祁连健看了一眼鸿,带有轻蔑,右手开始抚摸起自 己的浑身暴起的肌肉,壮硕厚实的胸肌,整齐排列的腹肌,胸口正不断地起伏, 他的左手迫不及待地握住了自己的阴茎,飞速地抽动起来。

「你想用手淫来解决问题吗?那就看看吧!」鸿少爷淡然一笑。「哦……啊 ……

好爽啊————「祁连健的头微微后仰,眼睛紧闭着,嘴里发出了由自己阴 茎所带来的每一寸酥麻感的呻吟,腹肌在紧绷而更显性感和力量,小腿的肌肉也 在扭结、歪曲!!忽然,一股闪电划过了祁连健的身体,肌肉一抽搐,他感觉一 股热浆即将喷射而出,忽然,他又感觉自己无法射精,有什么东西堵在了精管,」 呀!「

欲火难耐,祁连健使尽力量要把精液射出,高潮一阵更甚一阵,堆积在祁连 健难耐的心头,令他欲罢不能!血气旺盛的祁连健实在无法忍受不断上升的欲火, 趴在地上,不断「哦!哦!」直叫,欲火难耐还把生殖器往地上用力蹭,把他的 屌磨出了血来。

「哈哈哈……」鸿少爷得意地哈哈大笑。叫两个牲口拿来手铐,把祁连健乱 挥乱舞的双手用力扮到后背,一下子用手铐给他拷上!!然后又用铁链将祁连健 两条善於奔跑的腿给锁了起来,祁连健的行动受到铁拷的阻止,无法解决自己的 性欲,痛苦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了一声声愤怒的吼叫!

祁连健的屌已经硬到了极点的!!龟头也渐渐变成了酱紫色,一条燃烧的巨 龙在烈火中挣扎着!!「求我啊!我会给你解药。」鸿少爷用手指弹了弹那根生 殖器,祁连健愤怒中又无可奈何,自己正值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年龄,怎能忍受 如此的欲火,只能哀吼道:「求求你!主人,给我泻泻火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鸿少爷听了之后,又笑了起来,「狗畜生,肯求我了么?好吧,张开你的嘴 吧!」

祁连健听完迫不及待地张大了嘴,等待主人恩赐解药。

鸿少爷拿出一瓶紫色的药水,往祁连健的嘴里倒了下去,这一倒,可把祁连 健呛得厉害。一会儿后,祁连健低沉地吼叫了一声,一股白色的浓浆从他的马眼 里如同洪水崩堤一般,势不可挡地喷涌而出,一股又接一道,一滴不剩地落在了 鸿少爷准备好的瓶子里,正好满满的一整瓶!!祁连健睡倒在地上,闭着眼睛享 受着刚才的快感,鼻子和嘴巴节奏地喘息着热气,隆起的胸膛和八块腹肌满满是 刚才的热汗,还随着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而那条巨大的生殖器还在傲然挺立!
鸿少爷拿出一根细绳子,将一端捆绑在祁连健的生殖器上,并且穿过阴囊下 端,将他的阴茎和阴囊紧紧绑在一起,使得祁连健的阳具更加凸显出来。

还沉浸在春梦里的祁连健发现鸿在绑自己的屌,想用手去阻拦,但是手铐拷 住了自己的手,根本不能动,只能不断用自己虎背熊腰的身体挣扎,「你,你要 干什么!?」祁连健又在努吼,浑身的肌肉在挣扎中扭结,,紧绷,汗水中闪烁 着性感的光芒。捆绑好后,鸿少爷拉着另一端扯着祁连健的生殖器走上了车,回 到自己的别墅。

鸿少爷将祁连健拉到一个房间,打开房门,只见里面有十几个魁梧大汉,他 们都一丝不挂,像祁连健一样生殖器被捆绑着,另一端连在了脖子上的狗圈,狗 圈后面一条铁链锁在了墙壁上的铁环上。当鸿少爷一进来,他们都发出了一声声 的狂骂,看来,他们对鸿少爷之恨是可想而知的了。

鸿少爷也给祁连健也套上了一个狗圈,「什么!操你娘的,老子不戴!」一 声破空的怒叫,倒惹来了鸿少爷一阵凌厉的寒光,「难道你就不想想刚才的事情?」
祁连健一听,眼前又浮现出刚才自己欲火上升,痛苦不堪的情景,顿时安静 了下来,戴上了那个羞辱的狗项圈,同这些男人终日被绑在这个房间里.

二一群身穿军服,高大健壮的男人在鸿少爷花园的小道上走向别墅。只是他 们的军装已经是衣衫褴褛,残破不已,并且一个个的手上都拷有手铐,一条长铁 索锁住每人的手铐,从每个的胯下穿过,连成一体. 他们神情凶悍,还不断地挣 扎身上的铁链和手铐,他们发达的胸肌把旧残的军装撑得紧紧的,两颗大乳头的 轮廓也若隐若现,黝黑的皮肤流着野性的热汗,皮肤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现出诱人 的色彩。「你他妈的!操!你要带老子要去哪!有种就放开我!」只见一个小伙 子破口大骂前方拖着铁链的男人,那个男人只是望了一眼这个小伙子,一米八六 的身高,凌厉的眼神格外吓人,还拥有野兽也不曾拥有的身躯,光裸着上身,露 初了壮硕的胸肌和结实的腹肌,还有两根铐在一起的健壮的手。一条皱巴巴的军 裤看得出来他很多天没有洗过衣服了,笔直的军鞋只是很肮髒. 那个男人看着这 个不知死活的小伙子,冷笑一声:「你们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军人,很快,你 们将会成为我家鸿少爷的奴隶牲口!到时候,你们就只能唯命是从!!看到篮球 场正在做仰卧起坐的那帮牲口了吗?再强壮的肌肉也只能听我家少爷的差遣,我 现在就要带你们熟悉一下做奴隶的习性!!」原来这个男人是鸿的管家,四十多 岁,戴副墨镜,平时是他负责到外面俘获更多牲口的。而这群壮小伙子是从军营 里利用麻药拖来的,管家不用丝毫力气,便俘获了十多个强壮有力的军人,可见 心机之深!

「奴隶!你他娘的,老子堂堂一名军人,要老子做奴隶,别说我如果没有手 铐打死你,法律也不容!!!」看来这个小伙子血气方刚,不识人间道理啊。
「法律,告诉你,我家少爷的父亲,也就是大老爷,不仅仅是名闻天下兰夜 集团的董事长,他还各个国家的外交官或者首相总统有过很深的交情!」管家不 由地轻笑这个未来畜生的话语. 「什么!?你……」小伙子惊呆了,愤怒地止住 了话语. 管家把他们带到一个办公室似的地方,问:「刚才那头牲口,报告你的 名字年龄、体重、身高还有省籍!」那个小伙子又骂了一声:「你娘啊!我他妈 干嘛告诉你!」「你敢骂我?」管家抓起旁边一根竹片,猛然地抽在了那个小伙 子的腹肌上!发出了「啪啪!」清脆的声响。「啊……好,好痛——」小伙子一 声大叫,手指在手铐里不断乱动,抓紧,想减轻腹部的炙热疼痛。

「还不说是吧!!」管家「啪啪啪……」几下,用尽全力在小伙子腹肌上又 抽击了几下重击。「啊……嗷,不要抽,我说!!」几声惨叫后,小伙子忍着腹 部那剧烈的炙痛,也忍着无比心中的愤怒说:「我叫黄海龙,24岁,身高一米 八七,体重一百八十斤,陕西!」「把你的裤子给我脱下来!」管家大声命令, 把黄海龙的手铐解开,「啊?」黄海龙有点犹豫,不过看到管家那恐吓性的眼神, 迫於无奈只能抽掉皮带,打开纽扣,落下拉链,把裤子脱到了脚腕初,露出了一 条汗毛林立,而肌肉渠沟分明隆起的长腿。只剩下了一条白色的丁字紧身内裤, 可以清晰看出里面生殖器的轮廓,原来黄海龙把自己的屌斜放着,软绵绵地包在 内裤里. 黄海龙低头看了看自己涨得满满的内裤,脸一下涨得红紫,他看了看自 己其他的战友,他们都盯着自己的内裤看,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自己的私处,「内 裤都还没脱,就害羞!放手!!」管家又一鞭过去,疼得黄海龙放开了手,还咬 牙切齿!!

黄海龙又接受管家命令走到他的面前,管家拿出一支黑色的笔,在内裤上熟 练地画了一个圈,写上一个1字,黄海龙感觉那支笔在自己的生殖器上画来画去 不舒服,大骂:「你妈的,敢当老子是牲口,画什么号数?!」黄海龙的手得到 解放后,马上飞拳过去,「你别当我是傻子,去死吧!」管家大吃一惊,他自己 可没有像鸿少爷一样学过百家武艺!

「公狗!」一阵长声传来,冷光一闪,一把匕首刺入了黄海龙的腿后,「啊 ……」黄海龙感觉一阵无比的疼痛从自己的大腿蔓延开来,鲜血不断从腿里冒了 出来,黄海龙也因为腿部一击,右边一倒,那阵猛拳也就打空了。

所有的军人都无比恐惧、害怕望着半跪在地上的黄海龙。

鸿少爷带着四头年青牲口站在门前,那四个年青男人神情严肃凶悍,累累肌 肉爆发出钢铁也无比的力量!「公狗,刚来本少爷的地盘就喊打喊杀,你不知道 这里是我的地盘吗?」黄海龙还没反应过来,鸿疾步而来,猛然而狠狠地在黄海 龙的下体踢了一脚,这一踢正中黄海龙的要害,感觉自己的卵蛋都要碎掉一般, 一阵又一股的痛楚冲向自己的大脑,一下发出了「嗷……」的绝天大吼。

这一幕看得他的战友们是心惊肉跳,他们很担心自己等一下的遭遇会更惨!
鸿少爷瞥了一眼他们,对管家说:「管家,你带他们到马室里去!」「是!」 於是,管家领着那群有火不能出的年青男人走了。「你叫黄海龙吧!」鸿少爷冷 冷地盯着他。「哼!」黄海龙的痛楚还没有消去,看了一眼鸿,便转过了头. 「竟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不给点颜色你瞧瞧,你还不知道本少爷的厉害吧!」
鸿少爷一挥手,那四个高大精壮的男人连忙奔了过来,用力抓住黄海龙有力 的四肢,黄海龙拼命针扎:「你们给老子滚开!」但是,毕竟寡不敌众,四个男 人用孔武有力的手把黄海龙的四肢摆成大字型,用旁边的磁铐将黄海龙呈大字型 地铐在了地上。黄海龙拼命挣扎,可手以下往上使力很难发力,磁铐是以磁铁做 成的铐,紧紧贴在地面上,任你有项羽力拔千山的力量也不可能挣脱!「哈哈!」 鸿少爷蹲下来,拍了拍那副痛苦的俊脸,得意笑着:「打啊,我看你有没有这个 能耐!」「你……」黄海龙被气得无话可说. 鸿少爷叫人拿来三四罐的可乐,强 行让黄海龙喝下。「嗯……不……」黄海龙不断地摆头以想不喝,但是毕竟自己 的行动受到了极大的控制,被人硬生生地关下了四瓶可乐。鸿少爷欣赏着这具强 壮的身躯,如同健美先生,不,比健美先生还要发达健壮的身躯!

鸿少爷嬉笑着拉扯黄海龙的腋毛,「喂!你不要乱来」黄海龙大叫。鸿少爷 忽然猛地拔下了黄海龙的一撮阴毛,「啊……你~ 不!要~ 拔啊……」黄海龙又 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不一会儿,他的腋下就干干净净的。

「呼~ 呼~ 」刚才的拔毛,黄海龙痛得挤出了泪珠,脸一副痛楚未解的样子, 现在还在猛冒冷汗。「哟,出汗了?」鸿少爷在他那两片饱满壮硕的胸肌上一擦, 一手的汗,臭死了!鸿少爷也不想拔黄海龙的腋毛了,他几天都没洗澡了,弄髒 了鸿的手。鸿少爷按了按那隆起的胸大肌,果然是弹性十足,热汗增添了上面的 性感。黄海龙看见鸿在不断地揉捏自己的胸肌,厌恶地叫:「你别碰老子!」又 在不停地挣扎,欲图挣脱无坚不摧的磁铐. 「你可真够火爆的啊!」鸿少爷狠狠 往黄海龙两颗深红色的乳头一捏,「啊……」黄海龙顿时发出了一声回荡四方的 叫喊,痛得眼珠子都要飞了出来,「好痛啊……你不要再弄了啦!!!!」
黄海龙咬牙切齿,苦苦哀求着。鸿少爷没有回答,他知道,这样子根本不能 完全驯服眼前这个年青男人。

鸿少爷的手指用娴熟的技巧逗弄着黄海龙的乳头,「呼……哦……」黄海龙 顿时发出了轻微的呻吟,挣扎的身体也平静下来,任由鸿少爷玩弄。鸿少爷发现 黄海龙的乳头不一会儿就耸立起来,鸿轻轻地摸了摸黄海龙的八块整齐结实的腹 肌,紧绷的肌肉显得更加结实有硬度。

鸿一把扯下了那条被热汗浸湿的白色内裤,一条野蛮粗长的黝黑生殖器窜了 出来,一条条的血管再上面突起,现在黄海龙的阴茎高高挺拔,龟头冒出了半透 明的淫液。鸿少爷抓起那鹅蛋打的睾丸,慢慢地施加压力,又放松,另一只手还 用力快速地套弄着那根高挺的生殖器。「啊~ 啊~ 啊~ 哦……」黄少龙手脚微微
乱动,享受着从丹田带来的每一处酥麻的快感,就如同千万条痒虫爬满了他的身 体. 忽然,鸿发现黄少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胸部的起伏愈来愈快,浑身的肌肉 不断在绷紧,「啊……要射了!」黄少龙呻吟说着。鸿嘴角一勾,一锤打在黄海 龙的丹田之处,「嗷!」高潮就要来临,但这猛然的一锤使射精的感觉都没有了 「嗷!吼!」黄少龙愤怒地挣扎地,这样的折磨他可受不了。「怎么样,想射精 吗?那就叫本少爷主人!!」鸿少爷甚是得意。

「主,主人~ !!」黄海龙羞耻而愤怒地叫着,自己一个顶天立地的血性男 儿,怎么可以轻易叫别人主人的呢?但看了看那磁铐和鸿那凌厉的眼神,不由地 屈服了!!「哼!告诉你,淫贱的畜生,你以后再有一点刚才那种态度,我让你 成太监!!!!!!」鸿少爷放出狠话。然后鸿少爷让你拿来五根长短一样的电 线,以黄海龙的阴茎为中心,将五条电线一端绑在冠沟处,另一端分别捆住了黄 海龙的颈部、两手和两只脚,所以黄海龙劲手脚稍微一动,就要扯动他自己的生 殖器。

「把他的磁铐解开,我要带他去看看做一个奴隶牲口的标准!」於是,那四 个彪悍的男人按下一个键钮,地板瞬间从铁质换为了木质,黄海龙轻易地站了起 来,只见他那魁梧的身躯,傲人的男根像五马分屍一般被捆绑着,煞是有趣!
「牲口,给我跪下!」鸿少爷一脚就是往那肌肉隆起的大腿一踢,黄海龙低 吼一声,「砰!」一声跪在了地板上,但是捆在他脚腕处的电线却紧紧地绑紧地 拉扯着那条黝黑的生殖器,一阵阵的剧痛由黄海龙的阴茎燃烧着他的全身,发出 了声声痛苦的狂吼!只见那挺拔的阴茎被硬生生地向下拉扯,在勃起的时候硬让 屌弯曲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黄海龙这一跪可够辛苦的,他的双手在不断尝试放到适合的位置而不拉扯到 自己的生殖器。

鸿少爷看着那副在在挣扎在扭结的如同雄狮一般的身躯,真的就像一头被禁 锢而拼命挣扎的森林雄狮,鸿清晰地感受到那八块强壮的腹肌在收缩在扩张,那 两片饱满的胸大肌在颤抖,上面热汗流成小河,把一头雕塑般完美的身躯装饰得 更为诱人!

「好了,站起来吧,你必须保持你的屌每分每刻都勃起,不然立刻阉了你这 头公狗!」鸿少爷一巴掌抽向了黄海龙扭曲的脸面。「是!」黄海龙站了起来, 刚刚感觉自己的屌有软下来的迹像,马上幻想着自己与女朋友在床上翻云覆雨, 干得汗流浃背的情景,不一会儿,他的屌又渐渐起吊了。

「打个枪给我看看!」鸿少爷盯着那条勃起的傲然挺立的阴茎,也很想看看 他射精的样子。「好!」黄海龙迫不及待地伸手抓起自己的生殖器飞快用力地抽 动起来,手部的快速前后运动,导致那条大屌的前部也在前前后后的拉扯,「啊 ……哦……嗷……哦——」黄海龙闭回眼睛享受着手淫给自己带的快乐,酥麻的 快感与自己屌的拉扯的痛苦混合在一起,黄海龙那呈倒三角的身躯在不断地抽搐, 手部的用力运动鼓起了他手臂肌肉的无尽力量,胸部伴随着呻吟在起起伏伏,那 猛烈收缩跳动的腹肌爆发出男人野性的无尽力量!!

一阵尿意袭向了黄海龙的心头,并且尿把膀胱涨得越来越满,刚才鸿给自己 喝的可乐就要射出来了!同时,丹田一动,一股股白色粘稠的浓浆伴随着飞射的 黄色尿液不断地喷涌射出,乌黑的阴毛被尿液粘成一撮撮,并且又粘上了白色的 浓浆,余剩的尿液随着阴茎滴落到阴囊,顺着阴囊「滴答滴答」地滴落到地面上。
「呼……呼……好爽啊……」黄海龙的喘气声配合那身肌肉的收缩绷紧,古 铜色的肌肤淌满了年青男子的热汗,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健壮男人的血气方刚!
黄海龙倒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当中。鸿走了过来, 往那已经在半硬不软状态的生殖器一拉,「喂!牲口,给我起来~ 我要带你到你 狗舍去!」

三这天,正是所有牲口们的小便时间. 也就是几千个年青男人集体一个公共 区撒尿,那个公共区有一个游泳池一样的东西,每头畜生都必须把尿撒在里面。
鸿少爷来到这个公共区,是一个金碧辉煌室内,一队队的健壮男人双手被反 绑领入里面,集体进行撒尿。游泳池里满满的全是黄色的尿液,这是一千三百六 头奴隶长年累月所积累起来的,所以,整个室内都弥漫着尿液的臊味,进来的人 都捂着鼻子。鸿少爷做在游泳池的后方,男人们撒尿的时候必须用红色的胶桶接 着,满了以后再倒下这个尿池。

这个时候一队黑色丁字内裤的年青男人进来了,他们有十五人,每个人都肩 宽臀小,都有着壮硕的两片胸大肌,八块结实的腹肌和那隆起分明的块块背肌。
当他们一进来,管家就提着已经装有半桶尿液的胶桶放在他们那涨得又饱又 满的内裤面前。管家一把拉下他们那条沾满了热汗混合精液的肮髒裤衩,迅速地 拉出了他们的那条阴茎,用手抓着放在胶桶的边缘,「快拉!别浪费时间!」一 股黄色冒着热气的尿柱射了出来,「哗啦啦」地落在了那个胶桶里,整个胶桶都 是男人的尿液,也是别番滋味的风景!

在第十个人的时候,还没等管家去扯他的裤衩,便急迫地拉了自己的内裤: 「我都快要尿出了!」然后把阴茎放在交通边缘舒畅地撒下了他今天涨了一天的 尿,尿量极大,「哗啦哗啦」地落在桶里,这个小伙子撒这泡尿足足用了四分钟!!
可这头鸿少爷眼里的畜生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认真地观察那条阴毛丛生, 十四釐米还没勃起的屌,软绵绵地搭在胶桶上,半露饱满的龟头不断地涌出黄色 尿液。於是等他尿完,鸿少爷大喊:「刚刚那头撒了很久尿的公狗,穿上你的内 裤,过来本少爷这里!」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愣,想到刚才自己撒尿的样子被这 个独揽乾坤的少爷观察得如此仔细,不禁脸涨得通红,可还没滴干净剩余的尿液, 就匆匆拉上自己的内裤,奔向鸿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鸿少爷把那两片饱满发达的胸大肌拍得啪啪直响,又用 手指在八块腹肌上划上划下,感受腹肌凹凸的魅力。「我叫秦浩勇!」声音低沉 而有男人的磁性。鸿少爷往那饱满的内裤一抓,不由地叫:「你的阴茎好大啊, 我很喜欢你刚才小便的样子!」秦浩勇听到少爷很喜欢自己撒尿的样子,脸便由 红而变成深红色,两双健壮的大手想阻止鸿抓自己内裤的手却又不敢。

鸿少爷开始抚摸起他的全身,尤其是那隆起的胸肌,特别有手感和弹性,忽 然,鸿少爷伸出舌头往秦浩勇右边的乳头一舔,秦浩勇「哦~ 」一声的呻吟并敏 感性地身体一颤,抽搐了一下。鸿少爷绕着秦浩勇的身体打量着那猛虎野兽一样 的身材,还用手捏捏那富有弹性饱满圆润的两片屁股,忽然鸿少爷拿出一包药粉, 一下子拉开秦浩勇的裤衩,把药粉给撒了下去,又弹回内裤,等待着好戏。
鸿少爷对秦浩勇说:「畜生,趴下,我要你做我的坐骑!」秦浩勇不知道鸿 给自己内裤里面下的是什么,少爷的命令照做便是了,於是乖乖地像一条狗一样 趴了下来。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1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想上就上】 下一篇:【情欲姊妹花/不伦姊妹花】
av电影 av视频 亚洲av av在线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网站看AV片 色七七亚洲av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联系邮箱:avgg888@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