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no
0-0-no
阅读小说
【堇色年华系列】(全6 篇)
时间:2017-06-14    永久域名: www.9339av.com   



秋意纵横只为拥有泳馆噩梦

青涩校园请你虐我旧爱新奴

聊天室里遇见一个朋友,说他喜欢看年轻男孩的故事。那时候正在写《铁血 男儿》,可实在是写一个单一的故事太过单调了,於是选一个周末的夜晚,开始 写这个学校里的故事。学校离开蠍子已经很有一段时间,那些岁月里的故事也变 的遥远而且陌生。开始写,才发现自己的笨拙。关於程南,赵铭、刘昌、吴戈和 杨家俊,他们分别在蠍子其他的几个故事系列里出现过。细心的朋友会在《还情 》,

《夏梦》以及《忧伤锁链》里找他一些关於他们的记载。

堇色年华系列之一秋意纵横

黑蠍子前几天在聊天室里遇见一个朋友,说他喜欢看年轻男孩的故事。
本来想等写完《铁血男儿》之后才开始的,可实在是写一个单一的故事太过 单调了,於是选一个周末的夜晚,开始写这个学校里的故事。

学校离开我已经很有一段时间,那些岁月里的故事也变的遥远而且陌生。
开始写,才发现自己的笨拙。

关於程南,赵铭和刘昌,他们分别在我其他的故事里出现过。细心的朋友会 在还情系列的《菊事》,夏梦系列的《受虐的校园》以及《忧伤锁链》里找他一 些关於他们的记载。

之所以用这样的安排,一来是想让自己的这些故事能有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 另一方面也能省却一些对故事人物的叙述。就权当是我的偷懒吧。



程南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

在那次因为打架而被开除之前,他就对上学没有多大的兴趣。

每天在学校里无所事事,单调的学习生活让他厌倦,虽然还不到十八岁,但 他的身体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高大的了。加上平时健身,游泳,使得他的身体看 上去匀称而且剽悍。

在学校里,能让他感觉到快乐的就只有赵铭了吧。

他喜欢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短短的学生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还有 当程南抽着烟将烟雾吐在赵铭的脸上时,他那种羞涩的表情,都让程南的心里漾 起一片涟漪。

这是一个秋天的下午,天空很蓝,阳光慵懒的照着。

程南照例在放学的时候等赵铭和他一起回家。

赵铭家境不好,但是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中午吃饭的时候听赵铭说打算这学 期结束后辍学去打工好贴补家用,尽管程南自己不爱学习,但是他却不希望自己 的好朋友和自己一样,他决定想办法帮帮赵铭。

远远的,赵铭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金色的阳光照在赵铭的身上,他那张俊 秀的脸庞闪着年轻的光彩,看见站在大树下的程南朝他招手,他微笑着向程南走 去。

「赵铭!」身后忽然有人叫他。

赵铭回头一看,却是学校高薪聘请的讲师刘昌。「有什么事吗?老师。」赵 铭有点侷促不安的问道。

「我正在找你呢!」刘昌皱着眉看了一眼站在赵铭身后的程南,然后对赵铭 道。「你跟我来一下,有事要对你说。」

赵铭回头看了一眼赵铭,两个人折身准备向教学楼里走。

刘昌老师又道:「程南,你就不用去了。」

程南斜眼看了一眼刘昌。

老师却先走进楼里去了,一边向里走,一边道:「放了学就早点回家,把心 思多往学习上放一点没有什么坏处吧!将来靠打架能当饭吃?!」

程南没来由的挨顿训斥,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只好对赵铭道:「那 我就先走了!」

可当他转过身的时候,赵铭忽然拉住了他的制服袖子。程南回身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

赵铭支吾了一会,还是放开了程南的袖子,低声说:「没什么事。」

程南以为还是他要辍学的事情,就笑着道:「那明天见吧!」

与赵铭分开后,程南一个人回家。

夕阳在他的身侧画下长长的影子。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要是赵铭和自己一起走在这条路上,一定会是件很快 乐的事情。程南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低落,就转念想:有时候一个人的样子也不 错啊。

可话虽然这么说,他的心里毕竟是空落落的。

刘昌老师叫住赵铭究竟会有什么事情呢?他的学习成绩可一直是很好的啊。 虽然最近一次考试,因为家里的事情干扰,赵铭的成绩有所下降,但仍然是班里 的第三名,这可是程南自己从来都不会考到的名次啊。

程南的脚步停了下来,太阳在逐渐的西沉,毕竟是秋天了,风里有一点凉意。
刘昌原本一所名校的着名教师,他和一个叫郭翔的学生的事情,程南曾听同 学们私下议论过(刘昌和郭翔的故事请翻阅《夏梦系列》)。此时,他想起赵铭 刚才拉住他衣袖时吞吞吐吐的神情,隐约觉得有些不妥。他转回身又向学校走去, 他决定等赵铭一起放学回家。

走进教学楼的时候,天已经很暗了。

楼里空荡荡的,教研室的房门早已经锁了,教室里也没有人。

程南不由自主的焦急起来。他在整个楼里转了一圈,终於看见通向体育室的 门是虚掩着的,就连忙跑了过去。

推开门,果然,赵铭的书包就放在桌子上,可是人去了哪儿?而且,刘昌老 师怎么会将赵铭带到体育教室来呢?

这时,他听见里面放体育用品的房间里传出声音来。灯是关着的,里面黑乎 乎的看不清楚。

程南轻手轻脚的走到库房门口蹲下,将房门小心的推开一道缝向里张望。
「对!就是这样做!」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带着些喘息。

程南的心里一惊,他听出来了,那是刘昌老师的声音。随即,眼前的一幕让 他惊呆了。

赵铭身上的制服已经脱掉了,他的衬衣敞开着,下身竟然是完全赤裸着的。 此刻,赵铭就跪在老师的脚下,他的头埋在刘昌老师的裤裆里,嘴里含住那只阴 茎努力的允吸着。

「尽量含到最深处!」刘昌的声音充满了欲望的快乐,他一边晃动着屁股一 边呻吟着。「嗯……嗯……嗯……」

赵铭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含着那只棍子,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双手无助 的扶着老师的大腿。

「要射了哦!」刘昌的屁股扭动的更快了。

赵铭本能的向后躲闪着,白色的精液就在刹那间喷射而出,散发着腥味的汁 液溅在了他的脸上。

「不行,不行!要全部吃掉啊!」听上去刘昌有点不高兴。

赵铭跪在那里也不敢起身,用袖子偷偷的抹着脸上的黏液。

昏暗的房间里闪过一道光芒,随即,程南闻见一股烟草的味道。

「算了,因为这是你的第一次嘛!」点了根烟享受了片刻的刘昌道。「现在, 你过来!趴到桌子上去!」

屋子里一时间非常的安静。

赵铭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的爬到了桌子上。他结实浑圆的屁股高高的翘着。
刘昌用手轻柔的抚摩着他光滑如同绸缎的皮肤,忽然低下头去,亲吻着他狭 窄的屁股缝。

「他们居然做这样的事情!」看见屋中的情景,门口的程南不由自住的混身 的血液都沸腾了。可是,在愤怒的情绪中,他的下体也有了反应,那种凶猛的涨 痛让程南的脸涨的通红。「这是怎么回事呢?」

「啊!不……」赵铭的身体颤抖着,轻微的移动了一下,但是刘昌的双手很 快的按住了他,他的嘴已经吻到了那粉红色的肛门,并用舌尖逗弄着。「啊!… …不……住手……不要……」赵铭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合应着刘昌的动作,嘴里低 低的呻吟着。

「不要说谎啊!」刘昌将因为兴奋而颤抖着的赵铭拥入怀中,他的双手环抱 着羞涩的少年,逗弄着他如蓓蕾般挺立着的鲜红的乳头。「你看这里!」他的手 又移向赵铭年轻挺拔的阴茎。「再看这里!」黑暗中,他的笑充满了邪恶的意味, 又极富欲望的挑逗。

就这样,他一只手揉捏着赵铭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抓住少年的阴茎轻轻的抽 送。「都已经这么热了啊!」刘昌轻咬着赵铭的耳朵笑着道。「你不会没有感觉 吧?」

赵铭的身体在刘昌双手的掇弄中一步步的走向高潮,他控制不住的呻吟着。
「看样子坚持不了很久哦。」刘昌老师一边说一边回手从抽屉中翻出一根细 绳,熟练的将赵铭挺立着的鸡巴从根部捆紮起来。

「哎呀!」赵铭只觉得下体一阵涨痛。「你要做什么?」

「这是为你这种比较敏感的人特别准备的哦。」刘昌看见赵铭因为下体欲望 无法宣泄而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浑身有一种兴奋的燥热。

「不要!好痛!」赵铭忍不住要解开绑在阴茎上的绳索。

「赵铭!」刘昌迅速钳制住了赵铭的双手。「你不是什么都听我的吗?」他 低沉的声音威胁着道。

在这一刻,赵铭迟疑了。他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双手逐渐的无力的垂下。
刘昌看准时机,将赵铭推倒在桌子上。「来吧!」他将少年的左腿扛到肩膀 上,使他的下体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同时,将手指蘸了唾液一点点的塞入赵铭紧 凑的肛门里。「处女地哦!」他的手指一点点的深入。「不弄湿可不行的啊!」
「痛!」赵铭强忍着那只手指的侵入,低声的求饶着。

「不要紧,马上就不痛了。」刘昌一边说,一边又蘸着唾沫,竟然将两只手 指插了进去。

「唔……唔……」侵入肛门的手指还在里面搅动起来,赵铭使劲不让自己发 出叫声。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虽然这样你也许不能尽兴,但是千万不要叫得太大声 啊!」刘昌终於慢慢的抽出了他黏湿的手指,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他那只昂然挺立 着的阴茎。

那只肉棍缓慢而坚决的刺入,然后开始推送起来。

「啊……呜呜……呜啊……」随着刘昌的抽插逐渐的用力,赵铭还是情不自 禁的发出了声音。

「放轻松一点!」刘昌在做最后的冲刺,精液大股的射入赵铭年轻的体内。
门外的程南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想到自己爱着的人居然因为别人的侵犯而 发出这样销魂的叫声,浑身都颤抖着,同时自己的下体却更加的兴奋起来。

原来这就是叫做「补习」!程南看见刘昌从赵铭的体内抽出那只淋漓着精液 的阳具,知道快要结束了。自己连忙悄悄的退出了体育室。

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黑下来了。程南隐身在黑暗中,脑子里乱哄哄的,也不 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刘昌老师先走了出来,匆忙的消失在楼道里。
又过了一阵,赵铭才穿好了制服,提着书包走出教室。他的脸上有一丝茫然 和落寞,迟疑了一下,他低着头向门口走去。

一阵热血上涌,程南再也忍耐不住,从黑暗的角落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程南和赵铭以后的故事请翻阅还情系列之《菊事》。



深秋的黄昏是有一点冷的,赵铭整了整身上的学生制服,正准备走出教学楼,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赵铭!」那是程南的声音。

「你不是回去了吗?」程南的出现让赵铭看上去有一点不安。

「我怎么会扔下你一个人走掉呢!」程南的神色有点古怪,他慢慢的走到赵 铭的身边,上下打量着他。「我等了你那么久!你不打算陪我一会吗?」

程南忽然拽着赵铭的手,拉着他再次向体育教研室走去。

「陪你做什么?」赵铭疑惑的看着程南。「为什么要去教室?」

「你忘了什么东西吧!」程南推开门,猛的一甩胳膊,将赵铭推了进去。
程南推的非常大力,以至於赵铭在昏暗中跌了个踉跄。「你做什么——?」 他看不清程南脸上的表情,只觉得对方的呼吸很重很急。

程南翻身将教室的门插上。

「你锁门做什么?」从地上爬起来的赵铭想要推开站在门口的程南。「快别 开玩笑了,我们赶快回去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程南的声音因为紧张和愤怒而变的低沉,语音 甚至有些颤抖。他的眼睛恶狼般的盯着眼前的赵铭。「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喜 欢刘昌老师那样的人!」

「啪!」赵铭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耳光。

「难……道你……」赵铭的脸上迅速的浮起几道手掌的印记,热辣辣的疼。 但是他却完全顾不得了。「你都看见了……」

程南没有说话,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如同火焰般的燃烧,胸膛也剧烈的起伏着。
「事情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赵铭的脸上闪过一丝悲哀和无奈。

「有什么不一样呢?」程南的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家里经济方面一直不好,这你是知道的。」赵铭的脸上泛起些红晕,他 的容貌显得更加动人。「就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段时间我的学习也跟着退步了,刘 昌老师知道了我的情况就答应帮助我,但是有个条件就是……」说到这里,他的 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赵铭在程南的目光下感觉到了羞耻,他将头扭向一边,眼圈 慢慢的红了。

「然后呢?」程南用手捏住赵铭的脸,让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没有什么关系了。」赵铭望着眼前因为自己肮髒的交易而气愤的朋友道。 「那件事情已经解决了,他还答应我帮我补习功课!」

「你居然还要找他!你……」在那一刻,程南心中的愤怒和欲望纠缠在一起, 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了。自己的忍耐和癡恋在此时如同一个白癡一样,居然让那 个刘昌抢先了!

他再也顾不了更多,程南伸手猛的扯开了赵铭的衣服。

「不……不要闹了!」赵铭使劲的要阻止程南的举动。「放开我!我叫你住 手啊!」赵铭竭力的拉住程南的手。

程南突然反腕握住了赵铭的手,然后拉向自己的裤裆。

赵铭触手是一根坚硬滚烫的棍子横在那里,隔着裤子他依然能感觉到程南阴 茎散发出的热量。

「我不是在和你胡闹啊!」程南拉着赵铭的手在自己的下体抚弄着。「你瞧, 现在你应该懂了吧!」

那根肉棍在赵铭的手里更加的坚挺起来,赵铭忽然感到一阵心慌。「住手! 放开我!」他猛的摔开程南的手,夺路而逃。

身后的程南却又抢身上来拉住了他。「等一下!」

「放开我!」赵铭奋力的挣扎着。「你克制一点!我都说过我不要了!」
两个好朋友就这样扭打在一起。

「想不到,你居然这么这么顽固!」程南气喘吁吁的声音在昏暗的教室里响 起。

他摸索着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只香烟放到嘴边,打火机随即燃着了。

在微弱的光亮中,只见赵铭就半跪在程南的脚下,整个身上已经一丝不挂的 赤裸着,一只脚上的鞋也掉了,露出洁白的运动袜。深红色的绳子捆绑着他白皙 修长的身体,横斜交织的绳索勒入他光华的肌肤,双臂被反剪到了身后,牢固的 绑住了。

「你这傢伙!」程南吸了一口烟,笑着道。「比我想像中更适合这种装扮啊!」
「不要再闹了!」赵铭的口气已经软了下来,绳子绑的他一点都动不了。「 做这种事情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你真不老实!」叼着烟的程南在赵铭的身后蹲下身来,将赤裸的赵铭揽进 自己的怀里。毕竟已经是秋天了,那光滑的皮肤明显有些冷。

闻着身后男孩淡淡的烟草味道,赵铭不自然的挣动了一下。「什么不老实呀! 做这种事情除了痛还会有什么……」

「话虽如此,可你这里倒是挺有感觉的嘛!」程南坏笑着伸手握住了赵铭在 不知不觉间已经挺立起来的阳具。

「啊!」在程南的刺激下,赵铭的身体不自禁的颤动着。

「这也就是表示只要剥光你的衣服,然后用绳子把你捆绑起来,你就会很兴 奋哦!」程南转到赵铭的身前,分开他的双腿,让那只竖立着的阴茎暴露在自己 的视线之下。看着赵铭羞涩无助的表情,他忍不住将一口香烟的烟雾碰在那张英 俊的脸上。

「那是因为你碰了我!」赵铭闻着扑面而来的烟味,身体更加的亢奋了,他 无力的抗辩着。

「难得你这次还算诚实!」程南狠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扔掉,慢慢的站了起 来。「但是我马上会让你更加诚实的!」

黑暗中,程南解开了自己的裤子,那只年轻挺拔的阴茎出现在赵铭的眼前。 程南揪住赵铭的头发,将他的脸拉向自己的阴茎。

「总之,你现在先帮我吸一下!」一边说,程南一边把学着刘昌的样子把阴 茎塞进赵铭的嘴里。

龟头进入了赵铭的口腔,那种温润舒爽的感觉让程南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 吟,他本能的挺直身体,阴茎直插入赵铭的喉咙里去。

赵铭挣扎着吐出嘴里的肉棍,急促的喘息着。

「你刚刚不是才做过吗?」程南用阴茎在赵铭的嘴唇上逗弄起来。

那只肉棍上散发着男性的强烈气味,赵铭有些迷醉了,他伸出舌头,轻柔的 舔弄着程南敏感的龟头。

「嗯……」这一次,程南的阴茎缓缓的滑入赵铭的嘴中。

在赵铭尽力的允吸下,程南抽插逐渐的凶猛起来。「不要用牙齿咬!」他一 边努力操着赵铭的嘴一边命令道。

「呜呜……」赵铭竭力接受着程南凶狠的插入。为什么……被绳子捆绑起来 应该是很痛的,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如此的燥热呢。

程南提住赵铭肩背部的绳索,开始最后的冲刺。「我要射了……」

「啊……嗯……」不等赵铭反应,一股粘稠的精液射入他的喉咙。他急忙向 后仰身,又是一股精液射进他的嘴里。「啊……啊啊……」

程南的身体抽动着,长久积蓄的精液喷洒在赵铭的脸上和胸膛上。

程南翻身走到放体育器械的柜子前不知道在里面翻寻什么,赵铭无助的跪在 地上,绳索限制了他的所有动作。脸上,胸膛上热乎乎的精液在慢慢的流下来, 嘴里还有着精液鹹涩的味道,他低着头,沉浸在被虐的快感中。

在这之前,他从没有体验过这种奇妙的感觉。

程南走回赵铭的跟前蹲下来,他又点上一只香烟,悠闲的吸着。藉着打火机 的光亮,他欣赏着赵铭屈辱却又享受的神态。「你现在的表情真的很诱人啊!」 他忍不住又向赵铭的脸上喷着烟雾。

「啊!」赵铭藉着那微弱的光,看见程南的手中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竹棍。 「南,你拿棍子做什么?」

「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程南站起来挥舞了一下竹棍。「绳子,棍子,什 么东西都有!」

程南拽着赵铭站起来,把他推到课桌前,让他面对着课桌站立。

「你今天的举动很奇怪啊!」赵铭嘴里说着话,但这一次却没有反抗的意思。 「真搞不懂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你大可以放心!」程南用棍子的一端揩拭着赵铭胸膛上的精液,然后棍子 在他的身体上滑动,一直移到了赵铭的屁股上。看到赵铭那结实的屁股因为紧张 而绷紧了肌肉,程南忍不住笑着道:「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用棍子鞭打你的!」


「这根棍子有其它更好的用途哦。」程南将赵铭按在桌子上,让他绷紧的屁 股高高撅起。

他用手掰开赵铭的屁股,两只大拇指在那紧凑的菊花上抚摸着。「就跟我想 的一样。」在赵铭的肛门里,还残存着不久前刘昌的精液,湿腻腻的。程南显然 再次被激怒了。「刘昌的鸡巴果然把你下面的洞都操的滑溜了。」

程南将竹棍顶在了赵铭的肛门上,他侧着头叼着烟,怪笑着道:「要插进去 了喔!」

「啊?不要!」赵铭惊恐的道。「啊……」

而那根竹棍已经插进了他的身体,并在逐渐的深入。赵铭痛苦的掂着脚尖, 整个腿却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在这样的景况下,他的身体还是持续着亢奋。

「已经插的很深了哦。」程南停下手问道。「怎么样?很爽吧!」

「……怎么可能会……爽呢?」赵铭喘息着回答。

他的阴茎迅速被程南握住了。「但是这里却显得很有精神哦!」程南一边手 一边揉搓着赵铭坚硬的阴茎。

「呜……啊……」赵铭本能的想躲避程南在他下体的淫乱。

可他一抬身,插在他肛门里的竹棍立刻顶在了地上,直肠内壁被插的一疼, 他惨哼了一声,又伏在了桌子上。

「那你就……」一阵辛辣的香烟的味道扑鼻而来。「告诉我你希望我接下来 怎么做呢?」

程南一把揪住了赵铭的头发,将他的身体拉了起来。

身体一直起来,屁股后面的竹棍又戳在了地上。

「啊!」赵铭又惨叫了一声。

「你快说啊!」程南拉着赵铭的身体不停的直起,趴下。身后的竹棍一下下 的打在地面上,阵痛从肛门,体内一直蔓延到腰部,再到大脑。甚至竹棍敲打在 地上的声响都在赵铭的身体里翻涌,但是与此同时,他的下体却前所未有的坚硬 着。

赵铭的头上满是汗水,但是他强忍着就是不出声。

「……呜!」他痛苦的表情更激起了程南的欲望。

「快说!」程南握住竹棍的顶端,慢慢的向上抬起。

赵铭真个身体被压制在课桌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棍子还在往高处挑, 直肠内壁一定快要破裂了。赵铭再也忍耐不住,痛苦的道。「啊!不!好……痛 ……!」

「你还不快说!」程南不再挑动,却用棍子在赵铭的肛门里打转。「屁眼里 的精液很快就要干掉了,到时候你就更舒服了吧!」

「呜……啊啊……」赵铭的身体随着竹棍的动作而起伏着。「不行了!我要 射了!」

程南不理睬赵铭的哀求,依然用棍子蹂躏着他的肛门。

「拔……拔出来!」赵铭的声音几乎成了呻吟。

「你想要我将棍子拔出来做什么呢?」程南满意的注视着赵铭颤抖着的阳具, 手中摇动竹棍的速度更加的快了。「你到底要不要说?!」

「——不要啊!」赵铭的忍耐终於崩溃了,脑子中一片空白,他的身体在暗 夜里绷成一张优美的弓。精液散做美丽的花在空中划过。

「拔……拔出来……拔出来啊!」赵铭伏在桌子上无力的哀求着。

当那根操了赵铭屁股良久的竹棍终於拿出来的时候,赵铭再也忍不住呜咽了 起来。

程南将仍然被捆绑着身体的赵铭从桌子上扶起来,自己拉过一条凳子来坐下, 然后伸手将赵铭拉入自己的怀里。

「这样怎么行呢?一下子就射了!」他从身后吻着赵铭的耳朵,轻柔的道。 他的声音里还有没有宣泄的激情……他让赵铭背对着自己,分开双腿坐在自己怀 里。「刚刚的你是因为自己的那些话而到达高潮的吧?」他一边说一边再次掏出 他的阳具,他的肉棍已经又一次的挺立了起来。「你说的我又兴奋了啊!」

因为赵铭坐在他的身上,他的阴茎一经插入,身体的重量使得他的阴茎完全 没入赵铭那柔滑的肛门。

「呀啊!」刚平息下来的赵铭又呻吟了起来。「不……不要!」

「为什么不要!」程南的阴茎在赵铭的体内抽送着。「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 感觉吗?」

「啊……啊啊……」程南的进入确实让赵铭感到一种不曾有过的快感,他仰 起满四泪水,精液的脸,动情的呻吟着,他的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觉得怎样?你有感觉吗?说啊!你快说啊!」程南感觉到了赵铭身体的变 化,他努力的抖动着身体,每一次插入都直没根部。

「嗯啊……嗯啊……」赵铭默默的感受着程南在自己体内的柔情,自己的阳 具更加的坚硬。

「说你好爽!」程南的声音里充满了多年积聚的感情,那是爱的呼唤啊!
「唔——」赵铭的身体随着程南的抖动而起伏着。

「什么?我听不到?」程南喘息着道。

「好……好……好舒服!」赵铭的话语如同梦呓。「好爽!」

但那声音真切的在程南的耳边响起,并在他的生命中持久的回荡着。

「好……舒服!啊啊……我也……」赵铭的眼睛轻闭,俊郎的眉毛微微皱着。 「要射了!」

程南抱起赵铭的身体,把他放到桌子上,自己的阴茎依然停留在对方的体内, 他让赵铭转过身,仰躺在课桌上,然后他劈开赵铭的双腿,继续奋力的抽插。
「啊嗯……啊啊……啊呜……」赵铭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和挣扎,他尽情的 在程南狂风暴雨般的爱里徜徉着。「好棒……再深一点……」

程南幸福的体会着赵铭对爱的回应,他进入的越猛烈,对方就嵌的越紧。
「好棒啊!再……深一……点……啊……啊啊……啊啊!」两个人几乎同时 射精了。程南俯下身,将赵铭深深的拥入自己的怀中。两个年青的身体紧贴着, 心跳和着心跳,在这个秋天的夜里律动。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呢……」走在程南身后的赵铭轻轻的问道。
前面的程南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沉默了片刻,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 的,他道:「因为我……从以前就很喜欢你!」他转过头来,眼眸里漾着泪水。 「我不是说了吗?所以我才会这样的不甘心……」

他看着眼前的赵铭,赵铭也正望着他。

「现在说这个也太晚了。」程南歎息了一声,又转过身去。「但是如果当初 我就告诉你的话,又能有什么作用呢?!」黑沉沉的夜里,他的声音里满是爱留 给他的伤感。「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说不定你会从此疏远我,难道不是这样的 吗?」

赵铭看着程南的背影,心里也说不清楚是怎样的滋味。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在他的心深处,或许,也是爱着程南的 吧。但是,就像程南说的那样,如果早一点知道,也许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啊。 「至少现在……我连自己都无法……知道答案……」

(完)

堇色年华系列之二只为拥有

黑蠍子一

在那个秋天的黄昏之后,程南和赵铭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家境不好的赵铭因为刘昌老师的介绍而在闹市区的一家花店里打工,有了经 济来源,赵铭看上去心情好了很多。

生活彷彿也平静下来了。

可是过不了多久,程南就因为和外校的学生打架而被学校开除了。

乏味无聊的他要求赵铭也介绍他去那家花店里打工,於是,他认识了花店的 老闆刘佩峰。关於那个秋天里其他的情节请翻阅还情系列中的《菊事》。

随着时光的推移,赵铭逐渐和程南的关系疏远了很多,毕竟他更多的时间是 在学校里度过的。

第二年暑期,赵铭辞掉了花店的工作回农村的家里以便於有一个相对安静环 境温习功课,程南对於赵铭的离开显得漠然,赵铭看上去成熟了很多,那个秋天 的黄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九月的时候,赵铭没有再去花店打工。

开学的第一天,同学们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暑假,再见面都显得很兴奋。
赵铭拿着新领到的课本正准备回宿舍去,远远的看见刘昌老师走了过来。他 没有躲避,他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而且刘昌和一个叫郭翔的男学生之间的 事情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此时的刘昌老师怕再也无暇顾及到自己了吧。

刘昌和郭翔的故事请参阅《夏梦系列》。

「你好啊,赵铭!」刘昌老师居然抢先打了个招呼,这倒让赵铭吃了一惊。
他连忙鞠了个躬,道:「刘老师好!」

「知道今年的新生吗?」刘昌的脸上带着一种暧昧的微笑。「看你那样应该 是不知道吧。」

赵铭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猛的震动了一下。

「那傢伙居然会回来。」刘昌望了一眼操场上的学生,继续道。「也许,他 是为了你才回来上学的吧!」

「你在胡说什么?老师。」赵铭脸急的通红,低声打断刘昌的话。

刘昌的眼光落在赵铭身后的不远处,他呵呵的笑着道:「这不,说曹操,曹 操就到了。」

赵铭转过身来,就看到了穿着学生制服的程南。他一下子呆在了那里,甚至 连刘昌老师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有注意到。

程南也看到了赵铭,他顿住了脚步。

他漂亮的眉毛扬着,用一双深邃的眼光望着赵铭,赵铭感到一阵晕眩,时光 好像忽然间又回到了去年的那个秋天的黄昏。

两个人就那样面对面站着,隔着十米的距离,隔着九月里灿烂的阳光,久久 的对望。

之后,程南慢慢的走了过来,在赵铭的身侧用低沉的声音道:「我有笔帐要 和你算,这次我绝不放过你!」

一个晴朗的午后,刚下体育课。

赵铭正在收拾操场上的散落的篮球,程南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虽然有点吃惊,赵铭还是微笑着说:「最近怎么样?功课还跟的上吗?」
「我跟你说过了,我不是为了上学才回来的。」程南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红, 他扬了下眉毛道。「我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赵铭尴尬的站起身来,四周看了看,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操场上只有他们 两个人了。「是这样啊。」他匆匆的收拾起篮球向体育教研室走去。「我们之间 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什么?」程南终於被赵铭脸上的微笑激怒了。他一把揪住赵铭的衣领,道 :「你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已经结束了?!」

赵铭没有做声,推门走进体育教研室,他才慢慢的道:「程南,我觉得我们 都长大了,过去的那些事情就让我们忘记吧!」

程南看着眼前的少年,愤怒和痛苦使他英俊的脸扭曲着,他猛的抬起拳头砸 在赵铭身后的木柜上。

「噗!」的一声响,柜子上的木板被打的凹陷下去。程南紧握着拳头,深吸 了一口气道:「少开玩笑了!你是想逃避吗?」

赵铭被程南的举动吓住了,他靠在木柜上,怔怔的看着眼前愤怒着的程南。
「我从来不认为我与你的关系只是情窦初开时候的慌乱,离开你的日子里我 总是牵挂着你!」程南一手撑着赵铭身后的柜子,将身体倾向赵铭。「我是多么 怀念与你一起的那些时光啊!结果你却说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真的无法回到从前了。」赵铭尽力的向后退让着。「那个时候……」
说这话的同时,他忽然意识到一年之前的那个黄昏,他和程南正是在这里初 次尝到了性爱的愉悦,一时间他的话停住了。

「你该不会又想要了吧?」程南感觉到了赵铭身体的不安,他用手指抚弄着 赵铭的嘴唇,挑逗着道。

赵铭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那手指在嘴唇上的颤抖使他的心跳忽然快了起来, 呼吸也跟着急促了。他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几乎在这同时发生了变化。

「不是说结束了吗?」程南猛的揪住了赵铭的头发,将他的头撞向柜子。「 你这个撒谎的傢伙!」

「啊……」赵铭的脸被按在柜子上,他使劲的挣动着,却无法逃脱程南的掌 握。

「我已经有好一阵没有发泄过了。」程南将赵铭摔在地上,慢慢的伏下身来。 「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初秋的午后,暖融融的阳光照在教室里,在地上画一些美丽的影子。

赵铭摔倒在地上的同时,抬头偶然望见阳光明亮的光影,心中忽然回想起一 年前的那个黄昏,不禁一阵恍惚。

就在这个时候,程南猛的探身过来将赵铭从地上拉起来,按在旁边的一张桌 子上,然后整个身体迅速的压了上来。

「住手!你……」赵铭警觉程南正将他按在桌子上,一双手已经在忙着解他 的裤子了。他一边推拒,一边道:「在这种地方要是被看见了……」

「你算了吧!这又不是第一次。」程南强硬的扭住赵铭的胳膊,将他的裤子 脱了下来。「何况就算是看见了,惨的也是你。我可是没所谓!」他说着话,还 在赵铭白嫩结实的屁股上拍打了两下,一只手按住赵铭,另一只手就从裤子里将 自己那只挺拔着的年轻的阳具掏了出来。

「住手!你不能这样……」赵铭挣扎着道。那只濡湿的肉棍已经顶在了他的 屁股上,使他浑身起了一阵战栗,自己的阴茎也不自觉的坚硬起来。

「这么啰嗦!」程南使劲挺腰,将阴茎头塞入赵铭的肛门。

「……唔啊」赵铭痛的大叫。

程南一只手仍然扭住赵铭的胳膊,另一只手揪住赵铭的头发将他压制住,喘 吁吁的道:「你就乖乖的罢!」同时,阴茎更深的刺入赵铭的体内。

「唔!嗯……啊!」赵铭因为程南凶猛的进入而呻吟着,下体蓬勃的涨大。 「住手……」

「怎么啦?你不是担心被别人看见的吗?」程南嘲笑着赵铭,同时扭动屁股, 开始前后的抽插。他一下一下的刺入赵铭的身体,因为大力的缘故,连赵铭身体 下面的桌子都晃动着。「居然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你是想让外面的人都听见吗?」
赵铭的身体随着程南的强奸而前后震动着,心理的矛盾使他年轻的脸扭曲着。
那根肉棍在自己的体内鲜活的跳动着,那种感觉熟悉而又陌生,他在尽力要 忘记这些事情的同时,在心的深处,也许是怀着某种渴望的吧。

他不敢再支声,默默的咬住手指,忍受着身后持续的攻击,而他的阴茎也在 后庭强烈的刺激下颤抖起来。

「嘿嘿……你还挺能忍辱负重的嘛!」程南没好气的道。同时更加大力在赵 铭的肛门里做活塞运动。

「嗯嗯……」随着程南越来越凶猛的抽动,赵铭尽力的忍耐着不大声的呻吟。
「不用顾虑这么多吧!感觉爽的话就叫出声来啊!」程南看着默默忍受着的 赵铭,下体撞击的更加疯狂。他也留意到了赵铭完全勃起的阳具,他嘲笑着道: 「你和从前一点都没有改变哦。」

「唔!」赵铭捂着嘴巴,羞愧的闭上了眼睛。

「还没有完,你可不准比我先射哦!」程南命令道。

桌子腿在地板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伴随着程南走向高潮的大叫。「啊… …啊啊……啊啊……啊!!!」大股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入赵铭的直肠。

「唔!」程南满意的离开了赵铭的身体。

「哈啊……哈啊……」赵铭喘息着匆忙的提起裤子,刚站起身来,双腿却一 阵发软,向后退了两步,靠着身后的柜子慢慢的坐倒在地上。

「真爽!果然还是你最合我的胃口。」剧烈的运动让程南感觉有些热,他脱 下学生制服,将衬衣的扣子解开,露出他健康美丽的皮肤。「你清醒了吗?」他 伏身问坐在地上垂着头的赵铭。

「你还没闹够吗?」赵铭看到程南脱去外套,不禁问道。「你难道永远只知 道这些事情的吗?你自己的未来你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吗?」

「住嘴!」程南被赵铭的话激怒了,他如同一只暴怒的野兽,一脚向地上的 赵铭踹去。

那一脚擦过赵铭的脸侧,重重的踹在了柜子上。赵铭被程南疯狂的举动吓到 了,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程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你认为我满脑子就是性吗?那我大可以去找别人,街上比你好的多的是, 他们也喜欢我。我没必要再回到这个让我噁心的学校里来!」程南大声的吼道。 「你最让我厌恶的就是你总装做很清高的样子,难道你不想我吗?」

他从地上揪起赵铭,一拳揍了过去。

「——啊!」赵铭痛的惨叫了一声。

「难道你不想我干你吗?」程南又是一拳,将赵铭打翻在地。「不要把我当 白癡,你在想什么,我一直都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

「……唔……唔……」地上的赵铭呻吟着,慢慢的爬起身来,可刚站起来一 半,他又从新蹲了下来。

程南察觉到了赵铭的异样,蹲下身去查看。

赵铭想要遮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程南强行分开他的双腿,只见赵铭的 裤裆高高的顶起,阴茎已经满载着欲望高昂着了。

「我几乎忘记我们共同的爱好了。」程南用手摸了摸赵铭坚硬的下体,又逗 弄了一下赵铭泛红的脸。「这倒让我又想做了呢!」

「不,不是……」赵铭急忙否认着。可是程南已经在一个柜子里翻出了一根 绳子,拿在手里比画着。「你做什么?」赵铭问道。

程南嘿嘿的坏笑着道:「只是借来用一下哦。」



「什么借东西?!你……」赵铭挣扎着想要逃开。

「这个正好!」程南很快的抓住了他,并将他的双手并在一起,用绳子捆绑 了起来。「这就足够了!」他将赵铭被束缚住的双手向上拉起,拽到他的头后面 又将绳子在他的脖子上缠绕捆住。「你不是想逃跑吧?就让你动也动不了!」
双手被向上绑在了脑后,连脖子也被勒住了。赵铭稍微的挣扎,立刻觉得喉 咙被绳索勒的发疼,他无法动弹,惊惶的看着程南。

「拴住你的脖子,呼吸一定很辛苦吧!」程南摸了摸赵铭脖子上的绳索。
他慢慢的脱下赵铭的裤子,那只早已勃起的阴茎立刻跳了出来。程南用他强 有力的手握住那只灼热的肉棍,用温润的舌尖轻轻的舔食着。

「啊!」赵铭的身体因为兴奋而颤抖。

程南既而将赵铭那鲜艳的肉棍含进嘴里,他的舌头仍然不停的逗弄着赵铭的 阴茎。

「啊啊啊!」赵铭试图要摆脱程南,但双手轻微的动作,脖子立刻会被绳索 收紧。同时下体的兴奋使他忍不住发出呻吟,双手被用绳索捆住,并且被栓在脖 子上,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他的身体完全在程南的操纵掌握 之中。

「我不是说了吗?你就乖乖的别动!」程南说话的工夫,双手仍然在套弄着 赵铭的阴茎。随即,他用手握紧那只肉棍的根部,再次将汁液淋漓的棍子吞进嘴 里。

「呜……呜……啊……」理智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种刺激的感觉让 赵铭彻底的被征服了。

他的身体下意识的伴随着程南的节奏而挺动,欲望的浪疯狂的将他淹没又推 起。他感觉到心里深处的热浪高涨,将他直推上了生命的浪尖。「……唔!…… 住手!」他绝望的喊着。

嘴里的棍子涨满着射精的冲动而颤抖,在他感觉到精液在输精管中泊泊奔流 的时候,程南猛的停止口淫,并狠狠的握住了那只处於高潮顶峰的阴茎。

「叫我住手?」程南紧握着赵铭的阴茎,用食指压住鼓胀着的马眼,不让精 液射出。「我看你是口是心非啊!」

「啊啊啊……」赵铭痛苦的呻吟着。

程南猛的放手,在赵铭的大叫声中,白色的浆液立刻夺路而逃。

程南摊开沾满了黏液的手笑着道:「你把我的手弄的这么髒,该怎么办呢?」
赵铭躲闪着程南伸到面前的那只满是自己精液的手,怯懦的道:「什……么 怎……么办?」

「你不懂吗?」程南转动手掌,让手上的精液在指尖流动。「你就把它舔乾 净吧!」

手指几乎已经碰到了嘴唇,赵铭能闻到精液淡淡的腥味。

「怎么啦?」程南命令道。「快点啊!」

赵铭没有办法,默默的张开嘴,伸出舌头舔食着程南手指上的精液。

「——嗯……嗯!」这是头一次吃到自己的精液,感觉到鹹涩的液体在他的 口腔里流动,他耻辱的流下了眼泪。

「怎样?」程南将手指塞进赵铭的嘴里。「舔自己的有什么感觉啊?」
赵铭默不做声的允吸着程南的手指。他那委屈的表情让程南的欲望再次的高 涨。

「接下来,换这里吧!」他一边说一边掏出自己的阴茎。「也帮我服务一下 吧!」

不等赵铭反应,程南揪住他的头发,将自己的阴茎插入那张满是精液的嘴里。
「看看我们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程南将阴茎完全的送入赵铭的口腔。
「唔……」双手不能动弹,赵铭只能乖乖的允吸着程南那只滚热的肉棍。
「舌头要用力啊。」程南扭动着腰部,让阴茎更深的插入。「……对,就是 这样。」

赵铭尽力的舔着那只坚硬的鸡巴,嘴里发出享受的呻吟。「呜呜……」
「全部含进去!」程南将赵铭的头完全的按进自己的裤裆里,将亢奋中的肉 棍凶猛的插入赵铭的口腔深处。「不要装样子敷衍我,全部给我吞进去!」

赵铭尽力的吞进那只坚硬的肉棍,程南更用力的直戳进赵铭的喉咙,并按住 赵铭的头不让他挣动。

「唔啊——……」赵铭感觉到一阵窒息,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而在这同时, 他的下体又一次的勃起了。

程南将阴茎从赵铭的嘴里抽了出来,一道晶亮的黏液拉成了丝状挂在龟头和 赵铭的嘴唇之间。

赵铭被从地上拉起来,程南开始松开他绑在脖子后面的双手。

「现在有感觉了吧!看你乖乖的,就帮你把这个解下来。」程南将赵铭推到 桌子前,让他从新趴在桌子上,然后用迫不及待的阴茎猛操赵铭的屁股。

「啊!唔!」那只在口腔中搅动了半天的阴茎戳进了赵铭的肛门。「啊啊呀!」
「从今以后,你什么都得听我的!」程南按住赵铭,努力的做着活塞运动, 精液在抽动中疯狂的射入赵铭的体内。

「唔!」赵铭的身体耸动着,那种被充满的感觉让他忘情的呻吟。「嗯…… 啊」

「听懂没有?」程南探手抓住了赵铭粘湿着的阴茎,用力一捏。「听懂了就 回答我!」

「啊!」赵铭疼的一声惨叫,连忙道:「我知道了!懂啦……」

「我希望你能和我一样的正视自己,你明白你自己的立场了吗?」程南仍然 紧握着赵铭的阴茎不放手,并来回用力揉动。

「啊唔……啊我知道了……我是说我明白了……」下体的痛让赵铭不敢轻易 的移动。

程南的手越握越紧。「快!快说啊!我要你回答的乾脆一点!」

「唔……是的,我明白了!」赵铭喘息着道。

这个时候,程南却忽然沉默了。

秋天的午后,教室里安静的可以听见阳光的流淌,还有两个少年心跳的声音。
程南忽然把赵铭拉进怀里,用他有力的臂膀紧紧的箍住那年轻美丽的身体, 「你明白吗?我是为了你才回来这个学校的啊!」

赵铭的心被这句话重重的撞击着,他回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日趋成熟的少年。
「明白吗?赵铭。看着我!」程南抬起赵铭的下巴,无限爱怜的端详着。「 只准你看着我!」

赵铭的眼睛有点湿润,他用力的点着头。

他们的手握的那么紧,彷彿要把彼此的生命拥抱进自己的体内,要将两个人 融化在一起。

「我会努力的学习,我会去奋斗!我会将所有的梦想统统的握在手中。我不 知道永远是什么概念,但是我真的开始这样的奢望。当我意识到我是个什么样的 人的时候,我就决定回来了,我今天所做的一起……」程南拥着自己的爱人,坚 定的说。「只因为我想要将你拥有……」

讲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恰巧是公元2001年12月31日的午后。这个冬天的结尾,
我却病了,还好今天有很好的阳光,天一直都蓝着,风比平时来的舒缓。不时的 有朋友打电话来问候将至的新年,在故事结束的时候,给巴赫尔打电话,他说在 家不远的地方,问我有没有想他,他说不要急,他就快要到家了。呵呵~~一年的 末尾,在这里,我也祝愿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谢谢大家长久来的陪伴和支持,也希望朋友们能喜欢这些故事!

明年再见!

冥界淫男2001年12月31日

堇色年华系列之三泳馆噩梦

黑蠍子一

游泳池里,训练队的少年们正在练习自由泳。那些年青矫健的身影让人忍不 住动心,水花四溅,发出悦耳的声音。

游泳教练吴戈手握着秒錶在岸上督促着。「你们这些笨蛋!到底有没有尽力 啊?!」

他的心情很不好,看着气喘吁吁的队员们奇怪的望他,他懊恼的将秒錶摔到 一边。这份游泳教练的工作是丁鹏给他介绍的,他是为了丁鹏才出卖了刘海潮, 刘海潮死了,他被判刑进了监狱。那真是一段难挨的时光,出狱以后,他以为可 以快乐的和丁鹏在一起了。谁知道见到丁鹏的时候,他却是和他在警队的搭档杨 家俊在一起。

在监狱里那些美好的幻想就这么破灭了吗?吴戈不甘心,可丁鹏给他介绍了 这份工作之后,就很少和他联系了。

今天早上他去丁鹏的家里,开门的却是杨家俊,两个人谈的很不愉快,最后 吴戈拂袖而去。

游泳池里的水清澈透明,吴戈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影子。二十六岁的他有着傲 人的身材,肌肉匀称结实,在监狱的时候留着短发,已经成了习惯,只是在他的 眉头深锁,他的心被痛苦的往事折磨着,丁鹏和他之间微妙的感情如同一个梦魇, 始终缠绕着他。关於丁鹏,吴戈的故事请参阅还情系列之《警事》。

一片涟漪打碎了他的影子,他又回到了现实中。

程南游到了他的身边,问道:「教练,怎么了?」

吴戈一怔,自从游泳队开始训练的那一天起,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少年,他那 英俊的相貌,修长的身材都吸引着他,最近几天程南好像格外关注自己,他的心 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但是他随即克制住自己。「你们到底想不想游泳?!」 他训斥着道。「给我重来!」

程南眉毛一挑,鼻子里哼了一声,翻身游了回去。

「神气什么!」赵铭嘟囔着道。「还以为我们不知道他是块什么料!」
「别急!」在他一边的张昆笑着道。「该不是他看上程南你心里不舒服吧。 呵呵~ 」

「你们说什么呢?」吴戈向他们这边看过来。「有话等训练完了再说!」
几个人不以为然的瞥了一眼吴戈,看见教练生气的神情,却也不敢怠慢。
「各就各位——」吴戈一声令下,少年们破浪而出,他在岸上看着队员们矫 健的身影,大声的命令着。「游完后再重新开始!」

训练结束后,吴戈一个人坐在游泳池边沉思了良久,他决定要和丁鹏好好的 谈一次,把这个困扰着自己的结解开来。

做出游泳馆,清扫工陈伯已经在打扫卫生了。看见吴戈出来,笑着道:「吴 老师对教练工作很热心啊。赶快去洗洗吧,也不早了。洗完了也该回家了……」
「是是是……」吴戈连忙答应着,走进浴室里。

打开莲蓬头,温暖的水流倾泻而下,他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舒爽,在一 瞬间,好像那些烦恼都随着水流被沖走了。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程南的影子,在 下午训练的时候,那个英俊的少年在水中望着自己微笑。他有刹那的恍惚,连忙 甩了甩头,赶开那些纷乱的思绪。

但是程南的形象却反覆的在脑海中出现,想到那年轻的身体,光滑的皮肤, 结实微翘的屁股以及游泳裤里那根线条优美的肉棍,吴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 阵热浪包围着。

他情不自禁的将手伸进自己的游泳裤里,将那只已经挺立起来的阴茎握在了 手中。

在监狱里,就是想要手淫有时候都是很困难的啊。他慢慢的套弄着自己阳具, 一边想像着程南赤裸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丁鹏对於他来说,只是现实的残酷,也许,只有梦幻中的少年,才能满足他 飢渴的身体和寂寞的心情。

「……程南……」他一边揉搓着自己的阳具,一边呻吟着。

「你叫我吗?教练。」程南的声音突然在吴戈的身后响起。

吴戈吓了一跳,正在手淫的双手连忙从游泳裤里拿了出来。「程……程南, 你还没有走啊?」他慌乱的掩饰着。

「嗯……因为我有话想对教练讲……」程南看着神色慌张的吴戈,肆无忌惮 的打量着他那健壮匀称的身体。「……会妨碍到你吗?」他故意问道。

「不……不会。」也不知道程南是否看到了自己刚才的举动,吴戈镇定了一 下情绪,可是游泳裤里的阳具还坚硬的挺立着,他装做正在洗澡的样子转过身背 对着程南,随口问道:「继续,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身后的程南猛的扑上来,从他的背后将他环腰抱住,同时,那双手迅速的伸 进吴戈的游泳裤里,一把握住了他勃起着的滚烫的肉棍。

「程……程南……」吴戈被程南突然的动作吓住了,他呆立着那里,任由那 双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阳具。

「我一直……一直都在留意教练。」身后的程南低声的说。「不管是你的泳 姿,还是你的身体……我都一直……」他的手热烈的爱抚着吴戈的阳具。



吴戈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蒙了,温暖的水珠倾落在两人的身上,身后那个 少年的身体滚烫,散发着男性特有的芬芳。对方的手指彷彿具有不可抗拒的魔力, 欲望的闸口在长时间的禁锢之后终於决堤,他猛的转过身来,面对着程南。

看着那张英俊的脸,他的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拉开程南的上 衣,那结实的身体,小腹整齐的排列着六块腹肌。他的血液好像都要沸腾了,这 是他从没有想到的际遇,他俯身拉下程南的裤子,立刻,那只渴望中的粉红色茁 壮的阴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哦……」他绝望的呻吟了一声,将那只年轻美丽的坚硬肉棍捏在了手中。
而就在这刹那,一道刺眼的强光闪过。

吴戈连忙闪躲,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张昆的正从一拍得的照相机里取出一 张照片,拿在手里来回晃动着。「哈哈哈哈~~你终於忍不住了啊!」此时,程南 已经走到了张昆的身边,一手搂着赵铭,一起争抢着看那张抓拍的照片。

「你……你们?」吴戈的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看着程南,赵铭和张昆 放肆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被这三个看上去天真无暇的少年捉弄了,掉进了一个可 怕的陷阱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身为教练员,却做出这种事情,你还好意思问?」赵铭嘲笑道。

「监狱里出来的人,再怎样都改不掉这些毛病的。」张昆手里挥动着那张照 片,讥讽着道。

「不……不是」吴戈连忙否认着,可是事实摆在那里,照片上的自己色迷迷 的靠近程南的下体,他的脸涨的通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什么不是?」赵铭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情,身为犯人去 纠缠警察,你胆子也真够大的!」他仔细端详着那张照片,作势道:「不知道给 你介绍工作的人看见这张照片会怎么想呢?」

「不行!」一想到丁鹏可能会知道这件事情,吴戈终於愤怒了,他伸手去抢 张昆手里的照片。「拿过来!」

张昆将照片藏在身后,一把抓住了吴戈的胳膊,冷笑着道:「小心一点!这 可关系到你的教练生涯和我们的心情哦。」

程南坏笑着拿出一条绳子来。「把手伸出来吧!」

说话的工夫,三个少年已经合力把吴戈按住,赵铭从身后拽住吴戈的双臂, 笑道:「这可是你喜欢的学生在命令你哦!」

「咕呼!咕呼!」寂静的浴室里传来喘息的声音。

吴戈尽力的允吸着程南坚挺的阴茎,鹹涩的液体积满可口腔,随着肉棍的进 出从嘴角流了下来。

绳索绑住了他的双手,然后在脖子上绕了几圈拴住。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吴戈就这样跪在三个少年面前,嘴里含着程南的阴茎,卖力的服务着。

「喂!你到底有没有尽力啊?」程南好像还不满意,用下体撞击着吴戈的脸。 「到底想不想做啊?!

赵铭拿着照相机笑吟吟的看着屈辱的吴戈。

「这个可以用嘛!」张昆拿起一块香皂兴奋的道。

吴戈的游泳裤被拉了下来,露出他结实而多毛的屁股。

「帮你弄的滑一些比较好吧?」张昆把蘸着香皂的手伸进吴戈的下体。
「嗯嗯……!」吴戈只觉得肛门一阵疼痛,张昆的手指已经塞了进去。那只 手指在里面来回插了一阵,拔了出来,不久又换成两只手指。「住……住手……」 吴戈痛的哀求着。

闪光灯一闪,赵铭欢笑道:「程南,看我拍的照片!」

「喂!谁叫你休息的。」程南不耐烦的扳过吴戈的脸,将阴茎蛮横的塞进他 的嘴里。一边扭头去看照片中被用手指插着屁眼痛苦求饶的吴戈。「什么嘛!这 样他都勃起了啊!」

「啊……呜呜……」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赤身裸体的被三个少年玩弄,吴戈 的下体却异常的勃起并越来越坚硬了。

张昆拖掉裤子,将自己的鸡巴对准吴戈被香皂润滑了的肛门,努力的插了进 去。同时,他的手握住了吴戈挺起的阴茎,来回掳动。

「好光滑啊!简直是人体肥皂嘛!能到最里面哦!」张昆抬高吴戈的屁股, 以便更深的插入。因为香皂的作用,吴戈的下体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声。
赵铭又一次举起了照相机。

「不要拍啊!啊!啊!」吴戈恳求着。但换来的是张昆更猛烈的撞击抽送。 「呀……啊啊……求求你,不要……啊……!!!「闪光灯频繁的闪烁着。「厉 害!还有泡泡呢!」赵铭的相机对准插着张昆鸡巴的肛门。

很快,一张照片举到了吴戈的面前。「教练,你看看这个!」赵铭笑着道。 「是我刚才拍的,是教练的这里……被我们操的肿起来了!」

吴戈的嘴被程南的阴茎塞的满满的,听见赵铭的声音,他侧眼去看,只见照 片上是自己被插的发红的屁眼,一只深色的肉棍正插在他的屁眼里面,大量的肥 皂泡沫从中溢出。



程南一手揪住吴戈的头发,一手握着热硬的鸡巴,在吴戈的脸上摔打着,他 的头高高仰起,发出兴奋的呻吟。「哦哦哦哦哦哦!!!」

乳白色的精液对着吴戈的脸一阵喷射,吴戈的头发,额头,眉毛,脸颊,鼻 子,嘴唇上全是程南腥涩粘稠的精液。

程南捏着吴戈的下巴,将他黏液横流的脸对着照相机。

「……唔!……啊啊……啊啊啊!」闪光灯亮的同时,吴戈也在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脚之恋系列之三:边陲脚事】 下一篇:【工作的一天】
av电影 av视频 亚洲av av在线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网站看AV片 色七七亚洲av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联系邮箱:avgg888@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